深圳热点

相对论冬奥|“冰墩墩”抱走“官方指北”

2022-02-09 14:19:59 来源:央视网

相对论冬奥|“冰墩墩”抱走“官方指北”

1800五周转体!17岁单板少年苏翊鸣,从CCTV6翻到CCTV5,创历史摘银。请注意他手里的“冰墩墩”——

应该说,“金墩墩”。

“一般人是没有的。金边也是我们团队想出来的一个元素——‘岁寒三友’松竹梅。”

再看这个——

“抽到它的概率是一百二十分之一。我们团队买了几百套盲盒,也就发现了这一只。”

几百套?不过,他也没想到“冰墩墩”这么火,早早都送人了,家里只留了三只……

2月5日晚,在“一户一墩”全网呼吁下,央视新闻《相对论》记者庄胜春紧急有奖直播连线“冰墩墩”设计团队负责人曹雪和他的儿子小小曹,就网友“急难愁盼”作出回应,顺便索“墩”——未果↓↓↓

<script src="http://tv.people.com.cn/img/player/v.js"></script><script>showPlayer({id:"/pvservice/xml/2022/2/8/678267a3-490b-4389-81c1-ce64989aaafe.xml",width:640,height:360,skin:2});</script>

以下是你关心的问题:

1、“我真的没有了!”

庄:曹老师家有几只“冰墩墩”?

曹:总共三只,大、中、小各一只。我也没有更多囤货了,不好意思。过年回家,该送人的都送人了。本来以为2月4号冬奥开幕式以后,就没人想要“冰墩墩”了。

2、“冰墩墩”脱了衣服变“胖墩墩”,衣服还穿得回去吗?

曹:穿得回去。“冰墩墩”本身也是分开生产的,壳归壳,也是人工装配的。给“冰墩墩”穿衣服的时候,先把脚穿进去,然后拽住两个黑耳朵,往壳里一憋,再揉搓一下它的两只手,很快就会复原。

3、差点就叫“冰墩儿”了……

庄:为什么叫墩墩,不叫墩儿?

曹:它是从冰糖葫芦演变过来的。北方人知道,冰糖葫芦叫“糖墩儿”;加了一个冰壳,就叫“冰墩儿”。但考虑到除了北方人,南方人和外国人念不出来儿化音,所以就改成了“冰墩墩”。

4、“冰墩墩”和“雪容融”初遇在……

庄:“冰墩墩”和“雪容融”是好朋友吗?

曹:是。记得是2019年8月21号,我们得到消息,要在它俩发布前做些衍生品,包括形象宣传片——所以两个团队的部分成员就在首钢园见面了,也是两个小可爱首次见面。我们合影的时候就像一个大家庭,挥着国旗和冬奥会会旗,一起唱着“我和我的祖国,一刻也不能分割”。大家都喜极而泣。

庄:“雪容融”是我们冬残奥会的吉祥物,它也会大火,劝大家趁早入手。

5、同款“冰丝带”,你Get了吗?

曹:根据经验,奥运会吉祥物的目标受众是9岁左右的孩子。我们的团队在创作“冰墩墩”的时候,我的儿子正好9岁。我们拿不定主意的时候,就开个门缝让小家伙钻进来,问他喜欢哪个。当然,为了保密,我们隐去了所有和冬奥有关的标志。

庄:那小小曹,你最喜欢“冰墩墩”的什么?

小小曹:我喜欢它的外壳和“冰丝带”的设计,特别融洽。以前它是没有壳子的。

曹:为什么这次“冰墩墩”这么受欢迎?因为以往吉祥物多半只有一种材质,从视觉到触觉带给我们的感受都有些单一。这次有了对比。

庄:有交融感。

曹:对。后来我们给“冰墩墩”的脸部开了窗,但是觉得没有视觉中心,没有趣味点亮点,在国家速滑馆的启发下,才加上了彩色五环——这个一加上,我们整个团队都喘了一口气。

6、能给瞅瞅“冰墩墩”的设计图不?

庄:“冰墩墩”总有一天关注度会下降。作为设计团队的负责人,您怎么看这件事?

曹:任何一届奥运会的设计类“遗产”,都会被永久收藏在瑞士国际奥林匹克博物馆。我非常自豪地告诉大家,我们的每一页纸,每一页草稿,早就在“冰墩墩”发布之日送到了瑞士国际奥委会总部。只要还有下届、下下届冬奥会在,设计师在开展工作前,都会去重翻历史。从这个角度看,它不会真正地“过气”。

7、日本记者辻岗义堂、“义墩墩”,隔空比心,收到没?

庄:不少外国朋友关注“冰墩墩”,比如“义墩墩”。有什么想和他们说的?

曹:我想借肖邦的一句话来和大家分享。肖邦说,当人类无法用语言文字进行沟通的时候,音乐诞生了。我置换一下概念。语言文字的终点,恰是视觉艺术的起点。我希望我们的设计师们能意识到这一点,这是文化的力量。

 

监制丨王姗姗 张鸥

制片人丨庄胜春 汪洁 丁沂 熊江萍

记者丨庄胜春 何伟奇

主编丨张宗尧

技术丨夏文

编导丨郝薇 谭瑶 孟柯言 王洪春 马畅

导播丨李小京 胡桃夹子 赵畅 吴桐 张源宾

视频丨周沁林

拍摄丨陈逸哲 魏如松 刘书哲 杨光

视觉丨王少华 于江 刘羽琪

统筹丨纪方

关键词: